12/1/2007 11:09:16 PM

 

一聲深沈溫厚,手的主人將杯子放在桌上,伴隨著輕柔又壓抑的吸吐;望著,不是怨懟也不是憤怒,是什麼呢?樹葉一片片的落下,在空中迴旋幾巡而後靜止。時光流轉繞指柔,既短暫又悠久、無限的一瞬與永恆。

 

柔光映出漫天飛散的塵埃,歲月在木製的桌面留下溝壑,家具簡單樸實的外型透露著一絲餘溫,飄散著混和了淚水、汗水、悲與喜、食物和木頭香氣的奇特味道。

 

盯著微溫的液面,杯子的主人並不想去攪動它。因為攪動後很快便沈澱下來,就和這裡一樣,和自己一樣。

 

提起筆吧。記下此刻與無限延伸的過去和未來。捎封信給尚未相識的友人,一切都將為你說明;親愛的尚未相見的人啊,請你接下、拆開並讀完這封信吧,裡面有著苦澀的回憶與泛黃的氣味以及斑駁的心。

 

請讓我握住你的手,跨越生死之境,走過心的幽谷,漫步於離散的足跡間。

 

請讓我與你一同呼吸著相同的空氣、喝著相同的水、吃著相同的食物、說著同一種話語,讓我成為你手腳的延伸、宛如身體的一部分,因為一切的發端都是必然,只缺你的同意。

 

輕吐一口氣,抓起身旁的長外套,執起一把傘,越過地面的小流走入林間。,又大又急的雨隨著重力落下、彈起,一眼望去宛如濃厚的霧將一切遮去;巨大、規則的雨聲,沙沙地蓋過週遭生命的聲音,這是一種有聲的寧靜。

 

雨水的氣味帶著鹹味,友人啊,這是你淚水的味道嗎?還是回憶的餘韻呢?混和了樹木與土地的芬芳,腳步輕快了起來。

 

食指輕點液面,緩緩地在杯緣上劃過,視線固定於某處,拇指與無名指固定杯身、食指與中指輕觸杯緣,靠近唇邊,靜止。收回視線,輕輕地搖了頭,將杯子放下,看著漣漪漸漸平靜。

 

12/2/2007 12:37:14 AM

 

 

 

原題是「颱風」,不過呢……

 

其實我只是想寫一個寧靜的故事,算故事嗎?不管。

 

這篇是看完了「陽光日和」和一邊聽著久違的「image」專輯中的「新天堂樂園(New Cinema Paradise)」寫下來的。簡單的說,這是陽光日和跟廢棄公主跟聖魔之血的綜合體,裡面的文句大多是從中擷取而來,憑著記憶與心中的印象,經過改造後變成現在的樣子。也就是說,我沒有原創的天份啊……這些文句的共通點就是都有一種相同的況味,那況味寫得彷彿景象就在我眼前,自然地就在腦中浮現,真是的,寫的那麼好,害得我印象這麼深刻……。

 

其實也不太清楚故事是什麼樣子,只是就寫了下去,因為堅持不透露男女、關係等諸如此類的情報,所以變成這種形式了,本來是會寫成場景交替出現的形式,後來發現結尾可以跟開頭合起來,所以就寫到這樣子了,也許會有下文也說不定,發展空間蠻大的,不是嗎?不過空有氣味是不行的,畢竟連骨架都沒有何以填血肉?那麼,就先打住吧。

 

12/2/2007 12:53:16 A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Wen Chen Huang 的頭像
Wen Chen Huang

Jellyfish Sea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