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為吸血鬼騎士同人,也是我人生中的第二篇同人。
  聽說好像已經腰斬了?
  其實我寫到一半腦子就超載當機了,結果後面都忘了要寫些啥……(對,忘得乾乾淨淨lllb)
  這是我頭一次寫H場面,希望看過的人可以留言說說自己的感想或是需要改進的地方。
  
  此文同時發表於鮮網專欄:仰望天上的波光粼粼
  
  ────────────────────────────────────────
  
  8/9/2008 11:36:02 PM
  白霧……
  『……』
  搖晃的視野…意識像是浸泡在黏稠的液體中……
  『──零』
  有血的味道、鹹的、腥的、血的味道……
  『────零!』
  啊…妳……
  一雙白白的、微涼的手捧住我的臉。
  『你不要緊吧?』
  霧漸漸散去,黑色長髮搖曳著。
  『你怎麼了?』
  一雙有著疲勞陰影的眼睛在問著。
  
  妳怎麼了?為什麼要那樣看著我?
  
  好遙遠。
  手撐在床上,四肢都沒有觸覺。
  就像皮膚外面都覆蓋上了一層薄膜。
  
  手……涼涼的。
  
  微弱的溫度穿越薄膜而來……妳在我面前嗎?
  「啊啊……我沒事……」
  那雙眼睛笑了,可是,好遙遠。
  她安心地呼了口氣,笑著說:『……太好了』
  我撫著她的臉頰,沒有觸感的手指,若有似無地描繪出她的存在。
  
  在這一切都被白色覆蓋的世界中,只有妳的溫度傳了過來。
  
  啊……
  我想擁有這溫柔的雙手
  還有 這張笑臉
  
  我知道我不能奢求什麼……
  可是……
  
  
  總算結束了老師的特別課後輔導,拖著被唸了一整堂課還在嗡嗡響的腦袋跟疲累的身軀,她心情不甚愉悅地在學校中尋找著原本應該跟她一起被輔導的青梅竹馬,『那個傢伙……居然連課後輔導都蹺掉了!他可是風紀委員啊!』她有些惱怒地想著。
  
  人都走光了的校舍沐浴在夕陽的餘暉下,由橙色慢慢變成紅橙色,像是在火焰中燃燒一樣。
  失去了學生跟教職員的學校感覺異常空曠,腳步聲在廊間迴響著,空氣靜謐的彷彿連自己的呼吸聲都聽得見。
  (操場跟禮堂、還有教室都沒有人──。)
  一邊思考目標會去哪裡、一邊前進,她打開下一個零有可能躲著的地方,少年躺在保健室的病床上,在她開門的同時,少年驚醒過來,急促地呼吸著。
  (咦……?)
  她茫然地望著眼前的少年,輔導一進門就發現他的樣子不太對勁。才走近身旁,他突然就緊緊地抱住她,說著奇怪的囈語。
  (零怎麼了……流了好多汗……)
  淡紫色的瞳孔沒有焦點、既茫然又飄渺,好像被什麼東西蓋住了……?
  「你沒事吧?」
  (果然是作了惡夢嗎?)
  
  「啊啊……我沒事……」
  
  (嗯……沒事……就好。)
  (對,沒事,沒有事的。)
  壓下奇妙的不協調感,她露出了安心的微笑,原本緊繃的身體從緊張中解放,吐出放心的氣息。
  
  那氣息被堵住了。
  嘴被涼涼的、軟軟的東西蓋住了。她定睛一看,少年的白皙臉龐不知什麼時候到了這麼近的地方?
  出乎意料的異常事態,當她終於理解到那東西是少年的嘴唇時,少年已經開始緩慢但貪婪地吸吮著。
  「嗚………呃……」難以呼吸。
  零一手環抱她的身體、一手撫上她的大腿。
  修長的手指輕輕滑過肌膚,上面的粗糙硬繭在撫過時彷彿電流緊追在後、貫穿全身,連指尖都微微酥麻。
  簡直就像是撥弄心愛的樂器般,慵懶的冰冷指尖在全身來回撫過,留下電流竄過的餘波盪漾。「啊……!」身體熱了起來,呼吸加快、心跳加速!
  「零!……嗚、等…等一下!」零短暫停下了索求,趁著這短短一瞬,「你是怎麼了!?」
  她直直望進冰雪結晶的瞳孔深處,那裡下著雪。
  時間靜止了一瞬間──
  「妳……是暖的呢。」
  「……咦?」
  輕輕地將她壓倒,零再次吻上了她的唇,更加深入地探索著,巧妙地用身體制止她的反抗、一手緩慢但確實地解下她的制服,因為只有一隻手,他費了一番功夫才解下內衣──
  「零…哈……住手!不……哈……不要…啊……這…樣!」
  白滑圓潤的少女胴體展露在眼前,肌膚染上一抹緋紅,冒出涔涔汗水、熱氣在空中飄盪。
  手指漸漸恢復了觸覺,從脖子滑至鎖骨,感測到肌膚下方富含生命的鼓動,淡紫冰晶染上深紅色,再往下移──呼出灼熱的氣息,零舔舐著少女未稱豐滿的乳房,在慾望的蛇信滑過之處留下黏滑的唾液,在光線照耀下閃閃發光。
  少女的思考幾近停擺,她緊閉雙眼,倚靠著僅存的意志力忍耐著不要發出聲音。
  「優姬」
  在耳邊迴盪著如蛇般的溫柔呢喃。
  她睜開眼睛看見的是──血紅色的寶石。
  「妳好溫暖……」愛憐不已。
  (!?)
  「好溫暖……」
  零在耳畔吐出含有毒液的細語,手指輕撓仍未褪下內褲的私處,奇妙的刺激一陣陣襲來,優姬的身軀不由自主地顫動著,「嗚……哈、哈…啊……不行……」零將內褲緩緩脫下,將礙事的鞋子脫下,連同內褲扔到房間一角。
  用一隻手壓住優姬的胸口,將自己的衣服脫掉扔到角落,零端詳著全身只著膝上襪的優姬,「優姬……我愛妳。」他緩緩說道。然後,愛憐地舔舐她白皙的脖子,嗅覺被鼓動的血液刺激,零拚命忍耐飢渴的本能,輕吻少女全身,優姬再次被酥麻感征服,
  
  
  8/10/2008 2:23:48 AM
  
  ────────────────────────────────────────
  
  話說……當初在妄想暴走時,腦中的BGM是聖天空戰記的『光の中へ』,然後執筆時的BGM是Final Fantasy XII的『Kiss me Goodbye’……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聽聽看,然後……不要問我為什麼聽這種歌時腦中是那種OOXX的情節……(死)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