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情很不好
腰背很疼痛

嗚哇哇~~

我真的感冒了吧。
感覺有東西卡在鼻腔跟喉頭的交界處,用生理食鹽水沖不掉,更正確的說法是:完全堵住了流不下去!

今天還有一堆拉里拉雜的事,真的有些動怒了......

午夜包藥時想到一個點子,一個死不了的女人,最後發現其實一切都是因為自己的夢,因為期望著繼續下去能有新希望或是轉機,所以就這樣一直活了下去。

但這究竟是不是"活著",我也不知道。

這究竟是甚麼樣的生命形式?

我也無法有個確切的答案。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