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0/2008 11:20:59 PM

「去死!為了世界的安寧、為了我心理的健康,你現在馬上給我去死!」

暴怒的吼聲劃破了寂靜的公園一角,樹上的麻雀眨眼間全避難去了。

「……可是我沒辦法自我了斷耶。」一個好聽的男聲答道。

「那沒問題,我就是辦法,你給我乖乖坐著別動。」

「妳不需要這麼生氣啊,女士。這麼想要在我懷裡睡覺的話,直接跟我說一聲就好了,我……」

男人微側腦袋,不解地說,但對方完全沒有冷靜下來的意思。

「誰要在你懷裡睡覺啊!重點不是那個!是你懷裡的那個東西!」

男人緩緩低下頭,有個約七、八歲的小女孩正安穩地睡在男人懷中,即使周圍這麼吵卻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女士,妳怎麼可以稱呼如此嬌弱的少女為『那個東西』呢。」男人皺眉微叱。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我要問的是,她為什麼會在你懷裡睡覺?」

「這孩子看來十分疲倦,所以我就把她抱著、讓她休息。有什麼問題嗎?」

「你……你、你這是誘拐啊────!」

男人平穩的神情完全沒有受到眼前女子的怒火所影響;相反地,女士抓狂地耙著頭髮,蓬亂乾燥的長髮跟有著血紅雙眼的蒼白臉龐看來格外可怖。

撇了女孩一眼,皮膚十分粗糙、但衣服質料卻相當不錯,儀容也還算整潔。

「喂,她是打哪來的?沒人陪她嗎?」

「她是我在巷子裡撿到的喔,那時這孩子一個人躲在角落打瞌睡。」

聽到這種回答,女士無力地頹下雙肩嘆道:

「……你當她是流浪動物可以隨便撿的啊!現在、立刻、馬上把她送給警方啦!這孩子肯定是有人在照顧的,在她醒來前趕快送回去,省得變成誘拐頭號通緝犯。秉持『做人要低調』的原則,我可不想看見自己上報紙,特別是社會版頭條。」

「不,送到聯會去就行了。」

啥?無視女士的驚訝,主人繼續說道:

「這孩子身上有聯會在交付任務時、浸泡在書頁中的特別調製的防變造墨水的味道,從氣味的濃度來看,應該可以推測是跟聯會有深入交往的人員有關的孩子。去那裡走一趟應該就可以找到她的同伴了。」

「怪了,那不是號稱無色無味的嗎?連這都聞得出來,你也只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特別中用呢。」女士無奈地說道。

男人發出柔和的笑聲。

 

12/11/2008 12:07:48 AM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