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聽到老闆跟老闆娘在聊我的事,講了一些有的沒的,但我堅信我沒有錯,主要是昨天又跟他們起衝突了,是為了『發霉的棉花棒』。

在專門給人換藥的單位喔!

詳情也不想描述了,跟朋友說明就夠了。

 

結論是,老闆似乎是受夠了,想叫我走路!?

有這反應我並不驚訝,在吵架當時就有底了。

只是我想起,我上一份工作也是在大約第五個月時開始明確的步入滅亡,不過,那次是我受夠對方了,那老闆過份的程度連我見過大風大浪的房東都受不了。

如果真被開除了,那我得認真想想接下來要去哪?

然後,我的履歷表會出現沒有一份工作超過一年……真是悲慘啊。

我有可能會停下好一段時間,徹底當個宅女;為了生活問題,忍痛把賠了的基金全贖出來把帳單繳掉。(賠了心很痛,賠了還要付手續費心更痛)

然後開始認真寫小說。

仔細回想一下,十二月是我寫小說的一週年。昨天頭一次有人留言給我,稱讚了我的小說,而且是位文筆非常好的寫手!在我非常失落難過的時候,真的推了我一把。

我不知道那些讚美有多少比例是客套(對,我就是疑心病重到這樣的廢渣),但那種被看見的感覺……我不會形容,不錯,我只找得出這種詞……。

現在不能在大半夜寫稿,偏偏我的文章是要在半夜才寫的出來(大約有98.99%是在夜間出品),現在可以說是沒藥救的坑…………

 

基本上我是想到啥寫啥,所以其實當我看到『架構很完整』這個讚美時,我整個人是心虛到在發抖啊……

對不起啊!!!!!!!!!!!!!!!!!!!

這真的是過獎了啊!!!!!!

這真的是我不配得到的讚美啊!!!(狂哭+跪拜)

我只是盡可能地把他們弄的流暢、看起來像是一個完整的世界,也因此會發現有節奏過快的問題,因為那根本就是互相分段(在我腦中)的東東,其實我連他們間的時間軸是不是放在同一個節點上都還沒決定啊!(揍死!)

 

 

※題外話,我今天提起勇氣去作全身油壓,換衣服時還有些緊張,一趴上去整個人卻意外地鎮靜,任憑小姐在我身上摸來揉去都不覺得害臊。買回數是讓我有些心動,但想想我說不定這個月就失業了,還是不要冒這個險好了……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