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跟著那個人一起出去了。

那個無可取代的人。

因為有了『它』,所以那個人不看我了。

 

「帶我一起去好嗎?」

怯生生地、非常非常地期待、也非常非常哀傷的聲音……

哀傷的是……聲音的主人並不知道哀傷是什麼……

 

好希望那個人看著我……

好希望那個人對我說話……

好希望……

 

話語在迴盪著……不停地祈求著……近乎瘋狂地祈求著… 

 

 

(嗯,要打雷了,該快點。)

抱著剛從書店借來小書堆,加快腳步側身閃入小巷,進入一間說好聽是有懷舊氣氛、說難聽是又破又小的咖啡館。

 史太過悠久,斑駁的牆面訴說著歲月的逝去與停留…然後逝去。

現在心情是跳著舞轉一圈、似乎連風都在露出笑意。

免費看新書!這是在村裡書店打工的人才有的特權!

雖然薪水微薄,但對愛書愛到但願住在書堆裡卻又沒錢的蠹蟲來說,宛如人間天堂!在看見徵人傳單時,隨著視線移動,已然知道這工作是為自己而存在!

……沒錯!離平時兼差的酒吧很近,也和等於是自己第二個家的老咖啡館很近,時間也不跟酒館兼差衝突!太完美了!

無聲走到窗邊的專屬座位,隨手拿起一本薄冊,這是島民編寫的週刊,記載著一週發生的大小事與各項訊息。不過一個只有學者、工匠和農漁夫的小島能有什麼大事?誰家有雞生了雙黃蛋已是最驚天動地的大事,現在內容多是島上的研究進度與成果,變成淺顯的半學術刊物了。

目光梭巡,其中一條小訊引起他的注意:「據傳莫塞斯發生動亂,現周圍漁船與貨船一概無法進入,聯絡管道全數中斷,情況不明」。

啊……就是酒館裡大家在談的那個?

莫塞斯是離這裡最近的東方鄰國,拜地理位置之賜,是這一帶最重要的航運樞紐,相當富裕安定。

但近幾年一直有奇妙的流言傳出,像是:『到了冬天雙鉤月時,就會有人生奇怪的病,久燒不退,全身皮膚紅腫到發亮,腫到後面只要輕輕一碰,薄脆如紙的肌膚就會破裂流出體液,生病的人活不過春天的雙輪月,無一倖免,不分老幼,全是女性。』

患者遍及全國卻找不出任何共通點,患者生前飽受煎熬、身體紅腫如發亮的臘腸,某些位於國境接壤的村落,對面的鄰國村落卻無人發病,也因此有人傳言莫塞斯是被詛咒了。

(……政治情勢似乎也很不穩,但是以貿易轉運作為命脈,沒有任何天然資源的莫塞斯進行鎖國舉動太奇怪了……大氣中的吩尼變動也有些雜亂,也許去看看比較好吧?)他暗自忖度。

視線轉到桌上的小書山,意識到自己的好心情被破壞了,可惡!風水輪流轉,時運非不變,只要沒有其他異像,就沒人能破壞他的好心情。

重新整理心情,挑起一本書準備好好地“啃食”,卻聽到有人叫他的名字。

(這次又怎麼了?)

在心中皺著眉,轉向那個聲音。

「少年仔!幫我釘個櫃子吧!老東西囉~~快垮了!」老人如此說著,他是這店的老闆.長路,膝下無子,跟老伴一塊守著老店。自己很喜歡這裡,也喜歡兩個把自己當兒子的老老闆。歲月如流水,只有這裡的時間好像比較慢……除了老闆臉上與手上的皺紋數量增加外。

「哪一個櫃子?」

「後頭醃果酒那個。哎呀哎呀,昨兒個突然來了陣風,吹得咿咿呀呀的好不嚇人!」

「老闆……這櫃子的木頭纖維都到了極限了,還是直接釘一個新的吧。」端詳了一會兒,他做出這個結論。

「嗚……」面露難色「不能補一補什麼的嗎…?跟了這麼久,我捨不得啊!」

「這……」他回頭仔細地打量一會兒「好吧,是可以補強一下,不過還能撐多久我也不曉得了……可以嗎?」

「可以可以!當然可以!」老者眼神重拾光彩。

(這種心情……我能體會……)

人的一生都在追尋著什麼,金錢地位什麼的……但到老時才明瞭,只有時光走過的痕跡與回憶才是屬於自己的珍寶,不可取代 

而這也是,老闆不願將咖啡館翻修的真正原因。

「……今天酒館沒營業。我到處看看有什麼也要修理的,明天再去買木頭,好嗎?」

「沒問題!如果能順便幫我看看屋頂就更好了!」路老闆狡滑地皮笑著,這是讓這小伙子『爬出書堆、迎向世界』計畫(剛剛才立案)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可以跟自己和老伴聊天!

「是……」儘管一眼就看穿了老爺子的不良企圖,卻也沒得拒絕。

因為自己幾乎沒有點過什麼東西,只是一個勁窩在椅子上啃書;只有偶爾從書中抬起臉的時候,會點杯咖啡作為『歉意』。不是老闆手藝不好,而是自己不需要 

(……今天是回不了家了。)

看著外面的水簾,他想。

 

 !醬料塗厚點、胡椒要多、要加辣、但是要用水辣醬不要用糊辣醬!妳怎麼全給我弄錯了!妳們這什麼服務啊?怎麼連客人的菜都搞不清楚!」

這是村中的茉莉酒館,二層樓的木造建築,一樓是酒館,二樓是店主一家的居所,房子前後都有小庭院栽種各式香草與蔬菜。雖然是酒館,但也提供餐點。其中老闆拿手的獨門料理價廉物美而在當地相當有名氣,為了品嚐佳餚慕名而來的客人相當多 因此雖是酒館,但更像是有飲酒吧台的家庭式餐館 

因為靠近港口,原先的主力顧客是漁民,但開發後變成了往來島上與本土的外來人,雖多是有禮的有教之士,但難免有幾個爛的,例如現在這個。

「啊……真是煩死了!什麼不加魚的海鮮煎餅啊!不加魚還能叫海鮮煎餅嗎?你是沒看見老娘現在忙得要死啊?提一堆細細碎碎、又臭又長的鬼要求,醬不會自己加嗎!像你這麼不乾不脆不動手只動嘴的臭男人,想必肚子裡也沒什麼好貨,只有一肚子連壞水都稱不上的灰水,恐怕連在床上也只有那張嘴能動吧!呵!」

……雖然想這麼吼回去,但自己可是專業的女侍、未來的老闆啊,是將來要繼承這間店的海之女!沒錯,廣闊的胸襟也是大海的象徵。

(以和為貴、以和為貴……深呼吸~~呼……很好,冷靜下來了。)

「客人……真是很不好意思,水辣醬已經沒有了,送錯了我也很抱歉。但您也看見了,現在正是用餐時間,人正多的時候,不管是廚房還是外頭都已經忙翻天了!忙中有錯在所難免,我馬上去幫您重新做一份好嗎?再多附送一瓶品特酒和現在正肥美的烤香魚,給您賠禮,請您就別生氣了。」老闆女兒.小辣子溫和的說著。

她名喚辣葉,取自一種堅毅的植物:辣木。辣木整株樹都可入藥,葉子曬乾後磨粉加入奶水是極佳的營養補充品,乾旱時不知養活了多少人;耐旱、耐風,貧瘠之地也能成長茁壯,還能供養他人,人民相信名字有其力量,而父母的期望通過名字彰顯出來。

辣葉確實是堅毅之女,身材嬌小,但卻有超出必要以上的剽悍,嗆辣程度比起一滴就可辣死人的馬里水辣醬更過之而無不及,因而得渾名:小辣子。

可這邊有個臭傢伙就是不知好歹,還在嘰嘰喳喳地鬼叫著,仗著同夥在一旁助陣,聲音愈來愈大。

(呵呵……是想來鬧場嗎?像你們這種旁邊沒人就啥也作不成的小癟三,本小姐我可是連吵架都懶。)

正這麼想時,面前某個不知嘴乾的小癟三一號突然伸出手想抓小辣子的領子,心頭一凜,手卻在離鎖骨不到三公分的地方停下了?

「!?」

因為太過突然,伸出手的人也過一會兒才發現手被抓住了。一隻有著纖長白指的手正如爪子一般,緊緊地、卻絕不弄痛人的扣著自己的手腕,順著視線,手的主人穿著防風雨兩用外套,連接帽子的地方圍著一圈白毛,是個男人。

男人留著半長不短的頭髮,髮梢及肩隨意的亂翹著;身材修長,身高卻沒有高人一等,只有常人水準。給人的印象相當微妙,似乎是十六、七歲的少年,又像是二十四、五歲的青年,臉和手一樣白皙,在這一帶非常罕見。深灰色的頭髮下有著藍灰色的瞳孔,很俊秀,普通的那種、擦肩而過時不會注意到的那種。

(奇怪……這傢伙什麼時候走到我旁邊的?我怎麼都沒發現?)

當視線轉到那藍灰色的眼眸時,內心閃過某種悸動,那眼眸很像是北國陽光才剛出現時的清晨的顏色,深深的、藍藍的、帶點鐵的顏色,澄澈平靜得像是雪山中的不凍湖 

他看見眼睛的主人緩緩動了嘴唇。

「這位客人……您的不滿可以理解,本店自當努力滿足客人的需要,但您也看見了這裡人手真的忙不過來,這位小姐也很有誠意的在處理您的問題……所以,我想……您可以選擇坐下享受本店的食物與接受歉意,或是到別間您認為可以滿足您需求的店家……。」

小癟三回過神正要繼續開口時,男人又說了:「只要您願意給個機會,本店的食物與服務絕對能讓您滿意。」

「若趕時間,可以推薦您到巷子底左轉的莫亞餐館,那裡的煎餅堪稱一絕、動作又快。」男人不著痕跡地放好台階 

「但無論您如何決定,我確信揪住他人的領子都不是一個好的選擇……」

同桌的同夥正準備掀起另一波混亂,但手被抓住的傢伙卻不吭聲。因為那沉穩的眼神與口氣有種奇妙的壓迫感,當場就將年輕人特有的逞兇鬥狠的氣燄澆熄殆盡。

過了一會,身體其他感官才開始運轉,他感受到店裡其他顧客的視線,裡面有著無聲的譴責。對方的禮儀與談吐沒有破綻,意識到自己於情於理都站不住腳,加上下意識對眼前這個深不見底的男人感到敬畏。

「我…我知道了,抱歉……」

青年以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動作鬆手,對方完全沒有注意到:手已經自由這件事。

「是我太激動了,我們的確在趕時間,肚子又餓,口氣差了點真是不好意思!」年輕人用有點勉強的笑容說 ,搔了搔頭「啊……可以再告訴我一次那間莫什麼的餐館怎麼走嗎?」。

「當然可以,很近的。不過現在外頭人多,那巷子又小很容易錯過,請讓我來帶路吧。」

「不不!不要緊!我們自己去就可以了!謝謝!」同伴還想說什麼,年輕人阻止了同伴,安安靜靜地離開了酒館,而同夥離去時還不忘岔岔地丟下幾句。

目送著年輕人關上門,一場原本會發生的衝突就這樣消解了。

「呼……我說啊,你這傢伙對遲到一小時十分鐘這件事有什麼看法啊?」重拾心情的餘裕,小辣子不滿地挖苦著。

「不,是一小時十二分鐘。沒有感想。」

「你……!」

「我去廚房幫忙。」

說完就逕自走到廚房切菜去了。小辣子正想發飆時,旁邊剛好客人吆喝要結帳。

(糟糕!差點忘了現在還在營業!)

雖然不滿,但因那傢伙把『工作』處理掉了,而且現在正忙,只好壓下想把那傢伙好~好刮他一頓的慾望。

 

 

人稱『姊姊』,小辣子在其本人強烈要求下稱他『媽媽』 

理論上是小辣子的父親,實際上也是。

創作者介紹

Jellyfish Sea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