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812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中文官方網站

以下有劇情洩漏喔!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11/2008 11:08:54 PM


  我站在月光下,搖曳的月光草像是螢火蟲在飛舞。抬頭望向那一藍、一紅的姊妹月,想著那對在床邊故事中被說成冷酷殘忍的統治者與剝削者的兩輪明月,在遙遠又轉瞬即逝的現在,她們的戰爭不知道結束了沒有?

  現在已經沒有人記得她們的名字了。

  絲佛緹莉雅、亞提米夏。

  藏在草浪中的沙沙聲,西風從我髮梢溜過。她說了什麼,但我沒聽清楚,只聽見盒子開啟的咿啞聲,紅色的騎士與藍色的魔女一齊向我露出微笑──用那讓看了會感到悲傷的表情笑著。

  『────、──、────』

  我聽不見啊。

  『────、……────』

  我不知道妳想說什麼。

  『…………──────────』

  不要對我那樣笑。

  『…………』

  不要跟我說那些話。不要給我那些我無法理解的資訊。

  她們很開心似地將嘴角彎成了好看的弧度。

  我倒是很無奈地搖了搖頭。

  已經可以了吧?已經……可以了吧。夢該結束了。

  『…──!』

  今後我還是會繼續走下去,妳們就在天空中看著吧,然後,嘲笑我吧。

  「慎思!快起來啦,人多到我忙不過來了!」

  列車進站了,該走了。

  我回頭一望,她們仍然用那好看的弧度笑著,「我會再來的。」說完,我轉身朝著聲音前進。
雖然背後沒有長眼睛,但我知道她們會笑著目送我,永遠都會。

  12/11/2008 11:36:05 PM

  BGM:星屑のレクイエム (機動武鬥伝Gガンダム)

───────────────────────────────────────

  首次嘗試第一人稱的寫法,在我靈感與精神皆枯竭殆盡的情況下,寫起來出乎意料的順手,東西也一個一個跑出來,這樣主角(?)慎思的定位總算比較有眉目了。對沒有特意作設定的某作者來說可真是可喜可賀啊!(踹)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12/10/2008 11:20:59 PM

「去死!為了世界的安寧、為了我心理的健康,你現在馬上給我去死!」

暴怒的吼聲劃破了寂靜的公園一角,樹上的麻雀眨眼間全避難去了。

「……可是我沒辦法自我了斷耶。」一個好聽的男聲答道。

「那沒問題,我就是辦法,你給我乖乖坐著別動。」

「妳不需要這麼生氣啊,女士。這麼想要在我懷裡睡覺的話,直接跟我說一聲就好了,我……」

男人微側腦袋,不解地說,但對方完全沒有冷靜下來的意思。

「誰要在你懷裡睡覺啊!重點不是那個!是你懷裡的那個東西!」

男人緩緩低下頭,有個約七、八歲的小女孩正安穩地睡在男人懷中,即使周圍這麼吵卻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女士,妳怎麼可以稱呼如此嬌弱的少女為『那個東西』呢。」男人皺眉微叱。

「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我要問的是,她為什麼會在你懷裡睡覺?」

「這孩子看來十分疲倦,所以我就把她抱著、讓她休息。有什麼問題嗎?」

「你……你、你這是誘拐啊────!」

男人平穩的神情完全沒有受到眼前女子的怒火所影響;相反地,女士抓狂地耙著頭髮,蓬亂乾燥的長髮跟有著血紅雙眼的蒼白臉龐看來格外可怖。

撇了女孩一眼,皮膚十分粗糙、但衣服質料卻相當不錯,儀容也還算整潔。

「喂,她是打哪來的?沒人陪她嗎?」

「她是我在巷子裡撿到的喔,那時這孩子一個人躲在角落打瞌睡。」

聽到這種回答,女士無力地頹下雙肩嘆道:

「……你當她是流浪動物可以隨便撿的啊!現在、立刻、馬上把她送給警方啦!這孩子肯定是有人在照顧的,在她醒來前趕快送回去,省得變成誘拐頭號通緝犯。秉持『做人要低調』的原則,我可不想看見自己上報紙,特別是社會版頭條。」

「不,送到聯會去就行了。」

啥?無視女士的驚訝,主人繼續說道:

「這孩子身上有聯會在交付任務時、浸泡在書頁中的特別調製的防變造墨水的味道,從氣味的濃度來看,應該可以推測是跟聯會有深入交往的人員有關的孩子。去那裡走一趟應該就可以找到她的同伴了。」

「怪了,那不是號稱無色無味的嗎?連這都聞得出來,你也只會在這種奇怪的地方特別中用呢。」女士無奈地說道。

男人發出柔和的笑聲。

 

12/11/2008 12:07:48 AM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日文官方網站:http://sky.crawlers.jp/tsushin/

 

週日晚上原本要和朋友去看『女人至上』但臨時看到空中殺手的海報,看到『押井 守』這個變態名導演的大名,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但真正引起我注意的是『你希望人生能重來一次嗎?』這句宣傳辭。

有看過『攻殼機動隊2 INNOCENCE'的人就知道,這種哲學命題碰上押井守就變成『看懂的叫好、不懂的叫罵』的極端作品,

對喜歡胡思亂想思考真理的人來說,押井的作品能夠讓你感到滿足。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天聽到老闆跟老闆娘在聊我的事,講了一些有的沒的,但我堅信我沒有錯,主要是昨天又跟他們起衝突了,是為了『發霉的棉花棒』。

在專門給人換藥的單位喔!

詳情也不想描述了,跟朋友說明就夠了。

 

結論是,老闆似乎是受夠了,想叫我走路!?

有這反應我並不驚訝,在吵架當時就有底了。

只是我想起,我上一份工作也是在大約第五個月時開始明確的步入滅亡,不過,那次是我受夠對方了,那老闆過份的程度連我見過大風大浪的房東都受不了。

如果真被開除了,那我得認真想想接下來要去哪?

然後,我的履歷表會出現沒有一份工作超過一年……真是悲慘啊。

我有可能會停下好一段時間,徹底當個宅女;為了生活問題,忍痛把賠了的基金全贖出來把帳單繳掉。(賠了心很痛,賠了還要付手續費心更痛)

然後開始認真寫小說。

仔細回想一下,十二月是我寫小說的一週年。昨天頭一次有人留言給我,稱讚了我的小說,而且是位文筆非常好的寫手!在我非常失落難過的時候,真的推了我一把。

我不知道那些讚美有多少比例是客套(對,我就是疑心病重到這樣的廢渣),但那種被看見的感覺……我不會形容,不錯,我只找得出這種詞……。

現在不能在大半夜寫稿,偏偏我的文章是要在半夜才寫的出來(大約有98.99%是在夜間出品),現在可以說是沒藥救的坑…………

 

基本上我是想到啥寫啥,所以其實當我看到『架構很完整』這個讚美時,我整個人是心虛到在發抖啊……

對不起啊!!!!!!!!!!!!!!!!!!!

這真的是過獎了啊!!!!!!

這真的是我不配得到的讚美啊!!!(狂哭+跪拜)

我只是盡可能地把他們弄的流暢、看起來像是一個完整的世界,也因此會發現有節奏過快的問題,因為那根本就是互相分段(在我腦中)的東東,其實我連他們間的時間軸是不是放在同一個節點上都還沒決定啊!(揍死!)

 

 

※題外話,我今天提起勇氣去作全身油壓,換衣服時還有些緊張,一趴上去整個人卻意外地鎮靜,任憑小姐在我身上摸來揉去都不覺得害臊。買回數是讓我有些心動,但想想我說不定這個月就失業了,還是不要冒這個險好了……

Wen Chen Hua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